永宁新闻>军事>中国人的智慧!“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带来巨大战略红利

中国人的智慧!“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原则,带来巨大战略红利

导读:▲两名美国大兵被四个黑人用81杠俘虏从图上可见4名全副武装的非洲黑叔叔用中国81杠自动步枪俘虏了两个身穿美军迷彩服的大兵,中间两名负责捆绑,左右两个负责警戒,玩枪的姿势还真有模有样,估计真把美国大兵吓

谈到中国战略核力量的建设和发展,许多人必须首先阅读下面一句话:“中国永远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永远不会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在建设核力量时将坚持精干、高效、有效的反击原则。”许多人不理解我国坚持的建设和使用核能的原则,而更多人误解了这一原则,甚至提出了许多自我纠正的误读(例如,著名的“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是针对无核国家的,他们根本不看第二句话)。

1964年10月16日,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

那么,你如何理解中国庄严的“不首先拥有核武器”的政治宣言,以及中国的战略核力量理论基于什么样的逻辑链?今天我们将试着讨论一两件事。

1964年10月17日,周恩来总理致函日本首相,指出:

“永远不要第一个使用核武器”

首先,我必须说,由于许多大兄弟就类似的主题进行了精彩的讨论,他们的一些内容可能需要在我的讨论中“转达”。其次,由于核战略和核武器属于人类的“终极战略和特殊武器”,在讨论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进入克劳塞维茨提到的“纯军事”或“纯逻辑演绎”领域。演示方法可能更复杂,请原谅。

“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动机推导

首先,我们必须清楚“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治宣言背后的动机。从最理想的角度来看,“永远不要首先使用”可以导致两个可能的基本行为动机:一个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另一个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在8月29日的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

这位发言人重申,“核武器永远不会首先被使用。”

是“不”吗?

前者侧重于核电建设,即己方拥有的核武器可靠性极低,技术性能差,在核查战条件下无法杀伤假想敌人。至于这个元素,如果我们稍微看一下,就会发现它完全不可靠。

我们的核武器进行了多次核试验。

除了中国战略核力量已经通过40多次核试验之外,他们还充分验证了其可靠性和实用性。即使是一个拥有“不可靠核武器”的小国(这种“不可靠”不是印象中的印度、巴基斯坦、朝鲜等国的核武器,而是一个逻辑推理中从未验证过其核武器可靠性和实际作战能力的小国),也不会发表“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声明,因为其核武器不能在实际作战中使用,因为这等于向外界表明其核武器“不能在实际作战中使用”。对于核查战争派别来说,这相当于交出他们的武器。

中国第一颗氢弹

是“不”吗?

在技术层面排除“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后,我们对中国核战略理论的理解已经进入“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范畴。作为一项战略应用原则,“不希望/不打算首先使用核武器”也可能导致逻辑链中的两种可能性:

首先,基于“中国核武库小、打击车辆少”的假设,认为中国在战略核电建设和应用方面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因此“不敢”首先使用核武器。这种观点似乎是正确的,但却是不正确的——一方面,在核战略中采用“软弱”类型的声明,向强大的敌人表明“我的核能力太弱,所以我们不要交换核武器”,就像以前的“声明我们的核武器不能用于实际战斗”一样,是没有帮助的,除了它会激发对手核实战争派别胜利的愿望。

中国早期的核武器都是空中炸弹。

另一方面,既然他们因核武库规模小而“不敢”使用核武器,为什么还要加上“有效反击”?如果一个人的核武库太弱,就应该在被击中前把所有的核武器都打掉,否则,如果一轮打击后仍有力量反击,那就真的知道了。

外国媒体推测,中国的核武器数量约为270枚

当然,有人可能会补充这一理论,说“我们战略核力量的薄弱地位与实施第二次反击的强大地位并不矛盾”。然而,由于基于理性决策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核武器数量很少”,核反击阶段突然变成非理性的“不惜一切代价的反击”。这种战略“傲慢”无疑意味着核战略的严肃性和连续性将不复存在,我们实施战略核威慑和战略核反击的可信度将大大降低。

中国海基核反击导弹“浪潮-3”

因此,综合考虑,笔者并不认为中国的核战略申报是基于“战略核大国相对薄弱”的事实。

然后,排除上述可能性后,我们会发现中国的核战略和声明只有一个逻辑起点:“中国”鄙视“首先使用核武器”,认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比“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声明带来更多的战略利益。接下来,我们将从战略核威慑和常规战争/核查战争的角度来审视这一宣言。

“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战略利益

我认为,中国关于战略核威慑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声明分为两部分:

战略核威慑视角

一是针对核武器国家的声明。对于拥有强大战略核力量(如强大敌人)的国家来说,中国的核力量宣言无疑将聚焦于“绝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而是保持有效反击”的表述。就威慑而言,这是一项减少双方对抗强度的措施。当双方沟通渠道不清、战略互信程度低时,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误判或核交换。但是,当核交换真的触发时,我们可以通过有效的战略核力生存能力建设(包括但不限于隐蔽井、伪装井、机动部署、潜艇发射部署、天基连续部署等模式),确保在第一轮核交换触发后,仍然有足够的力量来实施第二轮核交换。

目前,中国的核武器足以进行多轮核交换。

第二是针对无核国家的声明。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核大国声明无疑将集中于“永远不对无核国家或地区使用核武器”的表述。在确保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的前提下,这无疑意味着中国已经放弃了通过核威慑(或核讹诈)迫使无核国家实现某些政治目标的行为。从本质上讲,这是展示大国风范、践行“国际秩序中的公平”理念、推动大国与小国平等的一个好办法。这也是以毛泽东主席为代表的老一辈领导人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和苏联整天用核武器威胁第三世界国家时发表的极其精明的战略宣言。

毛主席和钱学森

常规战争/核查战争的前景

从常规战争/核查战争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中国“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战略宣言是基于西太平洋预先建立的战区的战场环境,大大增强了自身的战略自由。

美军发射潘兴-2导弹

如果我们参考冷战时期美国和苏联军队在西欧的基本战略情况,我们会发现,美国和苏联国家持有的大量中程弹道导弹一直被视为可能导致核误判和核交换的危险因素。如果苏联9k714“奥卡河”导弹或9k72“飞毛腿”导弹的攻击更有可能被判断为战术性核攻击,它只能引发美国战术核武器的报复。如果苏联使用сс-10“少先队员”,尤其是美国军方使用“潘兴-2”导弹攻击莫斯科,很容易被对方误判为开启了核交易。根据美苏之间的“空中核反击”原则,使用中程弹道导弹无疑代表着整个人类的终结。

引发核反击是世界末日。

西太平洋战区作为中程弹道导弹使用条件优越的战场,无疑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在此基础上,中国庄严宣布“永远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在该声明可信的前提下,确保其在西太平洋使用中程弹道导弹攻击该岛现有地点不会被误认为是强敌首先进行的战略核攻击,甚至核交换会很快开始,从而使我们的行动变得毫无意义——在行动迅速升级为核交换后,没有必要采取任何战术或行动。

战略核打击的结果是互相投掷核弹。

我们的军队必须做的是推迟这一后果的到来。“永远不要首先使用核武器”是非常正确的。

从上述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中国战略核力量生存能力建设相对可靠的前提下(这一点非常重要),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比宣布“首先使用核武器”具有更大的战略利益。

因此,我相信中国的核战略至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太大改变,即“中国永远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永远不会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在核电建设中坚持精干、高效、有效的反击原则”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